用一首歌陪妳你們走過春暖花開

◎Junipero

(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,原載自活過春暖花開的日子)

這週六會返鄉投票,但是投完票能不能回家,我還不知道。

因為在家族親戚中澄清不實的新聞謠言,對婚姻平權間接表態,被媽媽質問一直為少數群體發聲,到底是不是當事人。當然澄清謠言就被視為同志,是很荒謬的推論,但我想媽媽早就懷疑了,否則這麼多小孩表態,怎麼只有我被質問呢。

當我把事情一五一十說出來後,媽媽非常生氣也不接受,覺得若堅持選擇同性伴侶,就表示我不再需要母愛。原來有人說同婚通過,爸爸媽媽會不見,說的其實是這個。心理建設早就開始做了,沒想到實際面對時還是這麼傷感,發現媽媽好像把小孩當作物品,不同世代對於愛的定義落差太大。

從前好不容易熬過了孤單無助的青春期,長大後還要面對社會巨大的不友善,如果性傾向真的如媽媽說的可以選擇,有誰會想選擇這麼難走的路呢?

不過還好身邊有人支持著,填補了原生家庭在我心中破碎的缺口,重新建立對於家的想像。而我也提醒自己,媽媽在這個議題上是初學者,說出無知的話不要怪她,媽媽也只是缺乏性平教育的受害者,絕對不要跟著口出惡言,傷心之餘還是要陪伴媽媽一起成長。

前陣子和幾個朋友做了一首歌,當初只是想把歌曲送給公投期間試圖突破同溫層對話卻受傷的人,後來自己的事情爆開來,才發現這首歌也是寫給自己的,因為它陪伴我度過初期掉眼淚和最難熬的日子。

想要把這首歌分享給活過春暖花開的日子,希望可以用不同形式,盡一份陪伴的心意,願春暖花開很快來臨。

發佈留言

關閉選單